刘恩嘉:信息生产力时代的发展之路

来源:中国记录 责任编辑:刘恩嘉

 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,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,信息生产力时代,必然就会造就符合于这个时代客观要求的生产关系。生产关系的变革,其实就是一次社会变革,它不可能随着时代的转化而自然形成,它是由于生产关系阻碍了生产力的发展,而造成诸多社会矛盾的积累,触发了人们进行变革的主观意识,从而演化成为社会进程的变革。

  生产关系变革的方向及途径,来源于对生产力时代的认知与判断。生产力时代的界定,不仅是经济学范畴的界定,它更是社会学范畴的界定,对生产力时代的科学认知,是进行变革的首要条件。当前,西方经济学界对生产力时代的错误认识或者说是误导,给世界经济的发展带来了极大的影响,使世界经济一直在低迷中徘徊。西方经济学界,将当前的信息革命时代,界定为第四次工业革命即4.0工业革命,这是一个本质上的误导。工业革命是生产手段的革命,而信息革命乃是生产组织的革命,在整个工业革命阶段(从蒸汽机时代到自动化时代),企业运转及经济运行过程中,无一不是由资本进行主导和操控,这一阶段就是货真价实的资本生产力时代,资本操控的目的,就是获得和维护资本利益最大化,资本操控的结果,就是造成了各利益主体间的利益关系恶化,社会矛盾激化。信息革命将人类带人了信息生产力时代,信息生产力时代,企业运转及经济运行是以信息为主导,以信息主导替代资本操控,使各利益主体的利益取向统一,使其利益关系和谐,从而产生最大经济学效应。

  信息革命的主要内容之一,就是信息主导替代资本操控,通过社会生产组织革命完成信息生产力时代的运行,社会生产组织革命的目的,就是要形成一个利益统一、责任明晰、分配合理,适应于信息生产力时代客观要求的社会生产组织,实现市场一体化、经营管理一体化、资源配置一体化的信息生产力运行。

  一、 信息时代社会生产组织的载体

  信息时代的社会生产组织是依靠社会生产组织平台来完成。社会生产组织平台由两部分构成,一为企业管理社会化体系;另为信息化资源配置系统组成,它是由CMS系统软件控制运行,完成市场一体化、经营管理一体化、资源配置一体化,从而实现信息生产力的运转。通过保守计算表明,实现社会生产组织平台运行,企业的财务成本可降低60%以上,财务成本的降低,是通过缩小ST系数(社会商品需求与社会资源投入量,即企业生产量与资本投入量)来实现,资本操控企业运行的ST系数为3(理论计算值,其实实际大于3),而通过信息化的社会生产组织平台,企业运行的ST系数仅为1,或者小于1;经营管理成本降低40%,人力资源成本降低25%,这两部分是通过专业化、社会化的企业经营管理公司及人力资源服务公司了实现。社会生产组织平台不仅是信息化社会生产平台,而且它也是合理的科学利益分配量化平台、安全可靠的投资管理平台。

  二、 体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分配制度

    构建社会生产组织平台,可有效地化解社会矛盾。以社会生产组织平台进行绩效分配量化,“以资本与劳动(物化劳动、活劳动)投入所实现的价值和所承担的风险程度(风险程度包括资产风险、劳动投入风险、职业责任风险、身体伤害风险和社会偏见风险)进行分配。这一原则是以价值实现和风险的承担程度作为分配依据,是充分体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原则,遵循经济运行规则的和谐分配的原则。

  通过这个分配原则,对各利益主体(投资主体、经营管理主体和生产主体)的受益进行了明晰的规范,对其职业行为进行了有效的利益制约,从而形成了各利益主体追求企业效益最大化的利益统一性、激励性,形成各得其利的利益取向,规范性、制约性,相互协调发挥合力有效性的制约激励机制,这一分配原则充分生动的体现了信息生产力时代的生产关系。

  社会主义的本质特征,是社会利益分配的和谐性社会化,但它并不排斥个人能力决定的分配差异化,分配差异化必须建立在参与创造利益,进行分配的主要利益主体(投资主体、经营主体、生产主体)间的和谐性和公平性,在信息时代,人们通过高度发达的信息手段,完全可以对各利益主体的投入、各自能力及其实现总价值量,进行较为精确的量化,对其承担的风险程度进行明确的评估,参照各利益主体的分配加权系数(通过绩效量化管理单元软件完成),这就具备了建立和谐、公平利益关系的科技水平和社会条件因此,社会利益分配的和谐性社会化,个性差异化的分配制度,得以实现这是体现社会主义制度的分配原则,是抑制分配失衡和两极分化的有效手段。

  三、助力经济战略系统化实施的平台

  1、助力“一带一路”

  中国提出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,是一个划时代的国际化经济战略,目前正在大力进行“一带一路”沿线的基础设施投资建设,如果通过社会生产组织平台,进行产业链国际化的运作,即可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,不仅可以加速收回基础设施的投资,而且可以加快“一带一路”经济成果的显现。

  2、助力中国制造2025

  中国制造2025是中国近期经济发展战略,这一战略的实施和实现,要依赖于中国制造的强大市场竞争力和产业能力,在社会生产组织平台的支撑下,可以有效地构成产业链国际化,使中国的产业和产能与国外产业相结合,形成紧密的产业链利益共同体,即可形成世界工厂的大格局。在世界经济低迷的现状下,在生产力时代转型期,世界经济方向迷茫的当下,构建产业链国际化具有巨大的号召力和影响力。

  3、社会生产组织平台是打破美元霸权的利器

  美国的最大利益来源于美元霸权,同时美元霸权也是美国的致命的命门,目前美元霸权正在受到生产力时代选择的巨大挑战,公平合作、和平发展与美元霸权的对决已经拉开序幕。优势与劣势在不同的历史时期,将会角色互换。在信息生产力时代的今天,中国巨大的国有资产,国有资本以及世界第一的外汇储备,就是社会生产组织革命的最大优势,是世界和平发展的巨大推力。这就意味着在世界发展的大格局中,出现了在两个不同的“频道”上,你打你的,我打我的,你拼凑你的军事航母,我打造我的经济航母,你的军事航母无非是拉帮结伙来维护霸权利益;我的经济航母是为公平合作、和平发展打造的国际化社会生产组织平台,构建产业链国际化。通过这个平台进行全球经济一体化的资源配置,对合作国的企业按产业链划分,实施市场一体化、经营管理一体化、资源配置一体化,以人民币进行结算,就可以直击美元霸权的命门,以经济航母的实力一剑封喉,人民币自然就成为国际结算货币。这种各自表现,由时代的客观要求来选择的对决结果已经毫无悬念,只是需要时间来揭晓而已。

  四、 政治体制改革的切入口

  生产关系的变革是政治体制改革的主要内容,社会利益关系乃是政治的主要内容。社会生产组织是具象化的生产关系,是生产关系的本质,进行社会生产组织革命,就是进行生产关系的变革。事实证明,社会主义体制就是信息生产力时代社会生产组织的体制保证,同时,事实也证明了资本主义体制是保护资本利益最大化的上层建筑,因此,在资本主义体制维护下的资本生产力运行,必然导致其在经济低迷中不可自拔。进行社会生产组织革命,并以此作为政治体制改革的切入口,在习近平总书记的领导下,不断完善社会主义体制,中国实现两个一百年的伟大目标指日可待。

  当前,世界正处于生产力时代的转型期,政治、经济格局也必然进入了一个变革和重组过程,严峻的挑战和方向的选择谁也回避不了,抱残守缺无疑是死路一条,只有进行社会生产组织革命,形成适应于信息生产力时代客观要求的社会生产组织,才是唯一出路。信息生产力时代是以信息主导替代资本操控的经济运行时代,资本操控,获得资本利益最大化是资本主义体制的命门,因此,在资本主义体制下,进行社会生产组织革命,必须进行社会体制的变革,这无疑就是虎口夺食。社会主义体制与信息生产力运行的客观要求相适应,它是信息生产力时代社会生产组织的体制保障,中国共产党是和谐利益关系的代表,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中国共产党,是中国历史上最成熟、先进的政党,守得云开见月明,中国成为世界发展的主导必将成为现实。

  2019年5月1日

  注:社会生产组织平台的运行软件框架,经过数十年的研究改进已经成型。

  作者简介:

  刘恩嘉生于1946年7月24日,从事经济学社会学理论研究30余年,是中国信息经济学的创始人;1993年提出经营力理论,并提出以经营力商品化进行国有企业改革的建议,随后在中国推行国有企业的委托经营及托管;曾任国家体改委特邀研究员、北京大学社会发展研究所特邀研究员;黑龙江省政协委员(连续5届);主持开发研究社会生产组织平台,完成信息生产力时代社会生产组织实现途径研究。
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广告服务 |合作加盟 | 版权声明| 网站留言

红家新闻网 版权所有 (c) All Rights Reserved.